所在位置: > 国际利来站 >

国际利来站
联系方式
电话:0319 7588019
传真:0319 7588019
邮编:055151
地址:河北省任县 邢家湾镇西黄庄工业区
女大学生被包养,一夜40000,她父亲却说:这点不够,下次多赚点
发布时间:2021-12-23 点击: 次 编辑:admin
html模版女大学生被包养,一夜40000,她父亲却说:这点不够,下次多赚点

根据粉丝自述整理:

陈欣看着床上的一片狼藉,不忍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。

她捡起床边散落的衣服,套上后找到自己已经消失了一夜的手机,有一条银行卡收入20000元的短信,是刘天海给她的。

陈欣是在兼职的酒吧认识的刘天海,刘天海全身上下都穿着不菲,他给了陈欣一张房卡和一句话:“下班之后来找我,放心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陈欣想了很久 ,还是去了,她需要钱。

陈欣坐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,将其中的19000元悉数汇给了她的赌鬼父亲陈庆。

还没过几分钟,陈庆的电话就来了:“陈欣啊,你哪弄的这么多钱啊?”

陈欣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:“自己赚的。”

陈庆其实对她如何赚的钱毫无兴趣:“那下次再多赚点,这点钱够什么啊。”

陈欣挂掉电话,酸楚涌上心头,下次……真的要有下次么?

陈欣出生在一个原本很幸福的家庭,父母的感情很好,好到陈欣时常觉得自己很多余。

但自母亲车祸去世后父亲便染上了赌瘾,陈欣读高中时还好,陈庆还记得自己有个女儿要养,没有赌得太大,时不时还能赢点钱回来。

但陈欣离家去邻县上大学之后,没人管着他,他便越赌越大,将家里的积蓄挥霍一空,还欠了不少外债。

从大二开始,陈欣的学费、生活费全靠自己没日没夜连轴转地打工来补给,放假回家还能拿点钱出来帮陈庆还债。

可陈庆得知女儿能赚钱了之后,反而变本加厉,没钱了就找陈欣要,哪怕自己女儿过得再拮据,生活再艰难,他也依旧蹦?在赌桌,欠下的债越来越多,越来越超出陈欣的偿还能力。

面对巨大的窟窿,陈欣倍感无力,父亲不在乎拼了命赚钱的自己,她听得父亲说得最多的就是“你怎么才赚这点钱,这点钱怎么够用。”

陈欣没再去过那个酒吧兼职,那天刘天海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,她依旧没日没夜地做兼职,但兼职挣的钱永远还不完陈庆欠的钱。

这天,又一通催债的电话打了过来,听着电话里打砸家具的声音,她只能先把卡里的钱全转了回去,只剩下了一百块钱。

挂了电话,她又想到了陈庆的那句话“下次多赚点”,她决定再去酒吧碰碰运气。

刘天海老远就看见了陈欣,他和他的朋友打了声招呼,径直向陈欣走去:“美女,好久不见。”

陈欣没想到还能见到这个人,既然见到了,那就是命运吧,这次可得多要点钱。

陈欣看着床上的衣服和各种玩具,内心纠结。

刘天海随意地朝床上扬了扬下巴:“选一件吧。”

陈欣随手拿了一件,进了浴室。

浴室的水从头淋到脚,一面透明的玻璃,水汽不断氤氲,陈欣不太看得清床上坐着的男人现在到底是什么表情。

面对这一身衣服,陈欣虽然羞耻,但还是穿上了,这样应该可以多要点钱了,还有那些玩具,再多要点应该不过分。

刘天海饶有兴致地看着走向他的陈欣,希望这次也能是个愉快的夜晚。

陈欣在开始之前,对刘天海说:“钱,能不能…能不能多给点,你想怎样都行,只要钱多。”

刘天海直起身子:“你在跟我讨价还价?”

陈欣不敢看刘天海的眼睛,第一次给的钱,也不少了:“我……”

刘天海也不想多问陈欣的事,他们不过露水情缘,要是有以后,最多也是包养关系,自己可不想惹一身骚:“看来你很缺钱,多给也不是不可以,看你表现。”

一整晚的翻云覆雨,让刘天海非常满意。

陈欣醒来时和第一次一样,身边早已人去楼空,手机上显示了一条银行卡收入40000元的短信,桌子上还有一张便利贴,上面写着一串电话号码,还有一句话。

“下次可以换个新花样。”

下次?还有下次?那下次钱会更多吗?陈欣望着手机出神。

还没等陈欣汇钱回去陈庆的催钱电话就提前到了:“钱呢?要债的又上门了,你行不行啊你?”

陈欣没有发火,甚至情绪没有一点波动,平静如死水一般:“马上给你打过去。”

她不是没有劝过,但是陈庆总是当时答应,下一次要钱时却依然不会客气,她已经习惯了,或者说是麻木了。

好不容易有个能喘口气的时间,兼职休息,没有课程,她坐在宿舍的椅子上,享受难得的空闲,和室友们聊聊天,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,陈欣划开一看,是刘天海给他发的一个地址和一句话:“今晚七点见。”

陈欣压制住自己的表情,刻意调整了一下手机角度,以确保室友们不会察觉出什么,回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陈欣如约到达约定地点,敲开房门,往里一走,眼前的景象让她大脑当机,她从没来过主题酒店,还是这种类型的主题。

房门关上,既然这是她自己的选择,也总不能临阵退缩,况且她还需要钱。

她装作轻车熟路的样子,拿起床上的衣服,进了浴室,和上次比,除了环境,也没什么不同嘛,陈欣在心里对自己说。

但刘天海既然说过要新花样,怎会如此简单,他跟着陈欣进了浴室,把陈欣吓了一跳。

刘天海拿过陈欣手上的衣服,一抹邪笑从嘴角升起:“这次我帮你换。”

陈欣欲言又止,刘天海知道陈欣要说什么:“放心,钱我有的是。”

早就消失的自尊心在钱面前销声匿迹,无论刘天海再过分的要求陈欣都只能答应。

但刘天海准备帮她换的时候陈欣还是愣在原地不敢动弹,这衣服本就羞耻,还要让他帮自己换,只会更羞耻。

刘天海拉过身体僵硬的陈欣,打开淋浴器,还没来得及脱掉衣服的两个人全都湿了身。

两人见面的次数渐渐多了,刘天海除了每次之后会给他钱,日常生活中也会时不时给她一笔生活费,陈欣将这段关系概括为包养。

汇给陈庆的钱越来越多,却依旧抵不住扩大的窟窿,就像一个深渊,你永远不知道它的尽头在哪里。

陈庆要钱的电话又打了过来:“陈欣啊,你能不能再想办法多挣点钱啊。”

陈欣绝望地看着头顶白色的天花板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“我给你的那么多钱呢?”

陈庆说得理所当然:“输了啊。”

陈欣闭上眼,眼前的黑暗就像她现在的心情:“你就不能不赌吗,算了,我知道了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挂掉电话,她深呼吸一口气,看着联系人列表里的刘天海,犹豫该怎么向他开口要钱,他们本就是包养关系,刘天海一直有给她钱,挺多的,但自己家里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该找到他身上。

陈欣还是没向刘天海要钱,把自己银行卡里省下来的生活费汇给了陈庆。

但陈庆怎么会知足呢,省下来的生活费才多少,一场赌局都不够看,他再次给陈欣打电话时陈欣正和刘天海在一起,没有功夫去接他的电话。

在他一遍又一遍的电话折磨下,刘天海帮陈欣接了,当时陈欣已经累得睡了过去。

陈庆没说什么,听见是个男声,便简单家常了两句就挂掉了。

事后刘天海和陈欣说了这件事,陈欣怕陈庆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便打了回去。

“陈欣,你交了男朋友怎么不告诉我啊?”陈庆的语气温和得像个慈父。

“我没有男朋友,你也别装好心,我只有那些钱,没多的了。”随后便挂了电话。

在酒店遇到陈庆的时候,陈欣从来没想过陈庆居然能找到这来。

“哟,你就是我们家陈欣的男朋友吧,真是一表人才啊!”

这天是刘天海难得地先约了陈欣吃饭再办事,却被陈庆这一声突兀的招呼给扰乱了这一角的平静,好在当时已经过了饭点,人不多。

陈欣站了起来,拦住想往刘天海身边凑的陈庆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“怎么?我这个当岳父的还不能见自己女婿了?”

刘天海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,他只是想找个乐子,怎么还招来了家长?

陈欣知道这是自己的事不该把刘天海牵扯进来,便低声催促陈庆离开:“你要是还想要钱,就马上离开。”

陈庆没有搭理陈欣,推开她就在刘天海对面坐下了。

“女婿啊,我们家陈欣你还满意吧?准备什么时候娶她进门啊?彩礼准备给多少?我跟你讲……”

陈欣总算反应过来陈庆这是什么意思了,原来是想要更多的钱。

刘天海没有理会陈庆的长篇大论,理了理袖子站起身离开了,走之前却还是说:“下次再约。”

刘天海对那个自称他岳父的人没有兴趣,他希望陈欣能处理好,毕竟陈欣还是很合他胃口的,但若是处理不好……那就换一个吧。

时隔半月的一个周末上午,刘天海再次联系了陈欣。

陈欣进了房间,刚准备脱衣服,刘天海就叫了停,然后将手机递给了陈欣。

陈欣看着刘天海亮给自己看的手机屏幕,比起以前穿那些衣服的羞愧,现在几乎是无地自容。

手机上显示的是一条短信,是陈庆发给刘天海的。

“女婿啊,我是陈欣她爸,我找你呢,也没其他事,就是想告诉你,你既然睡了我女儿,就得对她负责,得娶了她,但娶她得给彩礼吧?不多,给个吉利数,888888怎么样?如果你不给,那我就去你公司找你谈谈。”

原来陈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查到了刘天海的电话,还用两人进出酒店的照片威胁刘天海要彩礼。

陈欣不断地给刘天海道歉,脱了衣服凑近刘天海,希望能哄他开心,刘天海却推开了她,整理好衣服站起身说:“我可以养着你玩,但是不可能养着你的赌鬼父亲,你自己处理好这些事情,不然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。”

刘天海走了,陈欣无力的坐在床边的地上,浴室透明玻璃印照出自己狼狈的身影,她以为自己早就流干的泪水再也不会出现,结果还是不争气的冒了出来。

陈欣换上自己带来的情趣睡衣,然后穿上自己的长外套,打了个出租回家。

陈庆笑盈盈地迎接回家的“财神”,又是端水又是果盘的,出口的第一句果然没有让陈欣失望:“陈欣,钱呢?”

陈欣当着陈庆的面转了一笔钱给他,陈庆高兴的脸瞬间黑下来:“怎么才这么点?”

陈欣望着陈庆:“那你觉得多少合适?”

陈庆看了眼不争气的陈欣:“你那男朋友看着那么有钱,实际上这么抠?”

陈欣气得笑了:“你也太看得起你女儿了。”

说罢,陈欣站起身,当着陈庆的面拉开外套的拉链,将自己里面的穿着完整地展现在陈庆眼前:“怎么样,好看吗,羞耻吗?”

“你女儿就是每次穿着这么裸露的服装,用着各种各样能让他满意的小玩具,没有自尊心没有羞耻心地为你赚着钱。”

“你以为你女儿能嫁进豪门呢?不过是被人睡的烂白菜,甚至还有人不稀得睡呢。”

“你以为你用那些几张照片就能威胁他要到钱?我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,大不了就丢了,我倒是没关系,但你的钱可就没了。”

陈庆没料到陈欣的钱是这么来的,他眼眶泛红,一巴掌甩在了陈欣脸上,陈欣用舌头顶了顶自己被打的脸:“怎么,生气了?嫌我丢脸了?那你怎么就不想想自己都干了些什么?”

说罢,陈欣回到房间,穿上正常的衣服,又将换下来的衣服扔在陈庆面前,就回学校去了。

陈庆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,对陈欣扔在他面前的衣服出神。

刘天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找过陈欣了,陈欣不得不再次开启自己的兼职生活。

偶尔陈欣也会再去酒吧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再遇到个类似刘天海这样出手阔绰的人,但往往都是空手而归。

躺在联系人列表里的那个人好像从此消失在了陈欣的生活中,陈欣也逐渐忘记那段被包养的生活。

直至有一天,那个人给她发了一个地址和一条消息:“速来。”

陈欣有点恍惚,想要问清楚却又不知道问些什么从何问起,但还是去了。

房间门打开的一瞬,一切好像没有变化,又好像所有的东西都不一样了。

她走进门看着床上坐着的男人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刘天海只是瞟了一眼陈欣,没有说话,依旧玩弄着他的手机。

陈欣熟练地拿起衣服进了卫生间,看着那件衣服,几番犹豫,浴室里的水声不断,陈欣迟迟没有出来,刘天海等得有点不耐烦了,敲了敲浴室的门,让陈欣快点。

陈欣咬了咬牙,大不了就像以前一样,只要哄好这个男人,就能得到一笔巨款。

这次刘天海很暴躁,不似往常对她还算温柔,陈欣咬牙坚持着,不过两人始终都没有一句对话。

刘天海给她的钱比以前多一点,陈欣也如数转给了陈庆。

陈庆看着突然上涨的钱有点慌乱,她打给了陈欣:“你,又做了哪种事?”

陈欣没有正面回答陈庆的话:“不用你管。”

陈庆的话哽在喉咙里,不上不下地憋得十分难受,就在陈欣即将挂断电话之际,陈庆的声音透过听筒再一次流出:“陈欣啊,我知道我拖累了你很多,你也很累吧。”

陈欣愣了一瞬,声音依旧如死灰一般:“用不着你的假关心,钱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陈庆声音有点哽咽,他想到了陈欣穿那种衣服的样子,也想到了陈欣说过的话:“钱你不要担心了,爸戒赌了,真的,我不是一个好父亲,你,不要再做那种事了。”

眼泪顺着脸颊滑落,这么多年,第一次听到陈庆的关心,第一次听到陈庆对她说钱以外的事,她不知道如何接受这份关心,“嗯”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,利来w66周到ag发财网

她走进寝室卫生间,打开水龙头,声音掩盖住了她的哭泣声,陈庆终于关心她了,可是有什么用呢,一切都回不去了,她和陈庆的关系已经注定了一生都只会这样淡漠,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肮脏的赚钱工具,她的自尊、她的羞耻,早就在陈庆一个个催钱电话中被焚烧殆尽。

她缩在浴室角落里,紧紧地抱住了自己,脸上的泪水早已风干,眼眶早已干涩,陈欣是在室友的一声声敲门声中反应过来的。

室友看着陈欣的样子,很是担忧,陈欣勉强露出笑容安慰室友自己没事,爬上床,她想,睡一觉吧,一觉醒来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陈庆时不时会给陈欣打个电话,但陈欣都没接,也会经常给陈欣发消息,陈欣也没点开看过。

既然一开始就没有关心,那不如到最后也不要关心,这样中途的关心难道就能抹掉这一生的噩梦吗?

时隔多日,刘天海再一次找了她,陈欣依旧赴约了。

刘天海躺在她身旁享受欢愉后的安睡,陈欣在黑暗中睁着眼睛,飘扬的思绪让她毫无困意,可能是突然的好奇,也可能是内心深处的期待,她鬼使神差地点开了陈庆发来的一连串消息。

有对陈欣的关心,有对自己生活的简单描述,有他在工地上班的照片,有他自己做的食物的照片,陈欣一条条看完了。

陈庆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是在下午:“女儿,我这是第一次这样喊你吧,确实挺惭愧的,爸爸从你妈妈走了之后就丢了精气神,做了很多错事,其中最大的一件就是将你拖了进来,你不原谅我没事,这本来就正常,但我希望你能原谅你自己,你的人生还长,你可以有不一样的生活的,不要因为我继续糟践自己,你如果愿意,你可以从此当做没有我这个父亲,我不会再连累你了,你上次给我打的钱我还了一部分债,因为他们实在催得急,但剩下的那一部分已经打给你了,其他债我会自己还的,你不要担心了。”

陈欣没有哭,相反,她内心极其平静,她关掉手机,看了眼身边的男人,黑暗笼罩着一切,她看得不清晰,既然这样,那就将这一切都封印在黑暗中吧。

第二天早上,陈欣的账户里依旧收到了刘天海打来的巨款,陈欣没有退还,这本来是她用自己身体换来的,是她该得的。

她整理好一切,脚步轻松地走出酒店房间,那就让这一切重新来过吧。

刘天海之后发来的消息,陈欣都拒绝了,她告诉刘天海以后不要找她了,她只想过个普通人的生活,即使再难,即使兼职薪水再低,她也只想过个正常人的普通生活。

一切回到正轨,她的生活开始重新洒满阳光,尽管与父亲的关系依旧那样淡漠,但至少不再剑拔弩张。

陈欣努力的学习,努力的生活,终于毕业之际靠自己的能力找到了份薪水稳定且不错的工作,靠自己的双手劳动换来的报酬,陈欣用得心安理得。

过去的阴影在阳光下渐渐消散,陈欣拾起久违的笑容,原来生活并不是只有痛苦,原来她也可以拥有自己的生活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Copyright 2017 国际利来站 All Rights Reserved